前期的工作很多

2020-06-17 18:16

2004年修订的《凯恩斯协议》规定,每年每个国家只能申报2个项目,且其中一个必须是自然遗产,世遗会每年仅受理45个申报项目。由于申请、维护一个世界遗产项目的成本极其高昂,各国除了能从世界自然遗产基金会等机构获得一些补助,其他资金需自筹。于是很多国家都对世界遗产进行商业开发。但开发一旦过度,便会遭到世遗会的警告,甚至除名。如果一国政府严格遵守保护原则而拒绝商业,就不得不加大财政补助或提高门票价格,但这在很多国家明显行不通。比如美国的门票涨价只能在申请通过后的次年实施,而且国会早已立法将国家公园门票价格限制在20美元以内,涨价空间有限。

对于全国十大名楼联合申遗,有网友首先对牵头单位的权威性提出了质疑。据了解,全国十大名楼申遗的牵头单位是中国文物学会历史文化名楼保护专业委员会。这个委员会的会员是全国11座名楼,旨在探讨名楼保护和挖掘名楼历史文化,共同促进名楼旅游发展。“中国文物学会历史文化名楼保护专业委员会其实是11座名楼组成的,会长、副会长等等基本是各大‘楼主’。每年的名楼年会,其实就是11座名楼的大聚会。”一位专家介绍说。

江苏省文物局申遗专家库成员之一的汪永平说:“现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对于申遗单位不允许搞扩展项目,更不给拉郎配,这十大名楼就是拉郎配。现在国家文物局申遗预备清单中已经有几十个,每一个项目都是几经挑选,严格审核的。即便要申遗,还不如到几十年上百年后呢。”南京的一位文化遗产专家说,阅江楼从景观上看确实有可圈可点之处,但它不是文物,要申遗还是留给百年以后吧。

既然十大名楼不符合条件,为什么还要积极申遗?专家们一针见血地指出:背后的利益让人太冲动,甚至违背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申报世界遗产的初衷。汪永平说,之所以要申报世界遗产,是要让濒危的文化遗产得到很好的保护,是一种责任和使命,但现在我们国家一些景区过度开发,变成了保护性的破坏。“我们国家很多景区申遗成功门票就很快上涨了,但国外不是这样的,我今年考察了印度的世界遗产,他们的世界遗产门票只是象征性的,当地市民只需要一块钱。”

南京大学历史系教授周学鹰从建筑学的角度进行了分析。他说,这十大文化名楼中的七八个他都去过,除了西安的钟鼓楼、岳阳楼、天一阁等是“上了年纪”的外,其余的一些名楼就是古式建筑,连仿古(风)建筑都谈不上。“我们考古学中有仿古器一说,通俗而言,就是用传统材料(如陶瓷、青铜、铁器、竹木等等),依据传统工艺,做出与需要模仿时代器物相似的某一特定器物,可称为仿古器。同理,仿古建筑是要利用传统建筑材料、传统的技艺做法,建成和特定时代某个或多个具体历史建筑遗产一模一样的建筑才是仿古建筑,但十大名楼中的一些都只能算古式建筑或古风建筑,连仿古建筑都谈不上。”

“世界文化遗产不是你想申报就会成功的,这样的建筑去申遗让中国的整个学术水平、形象都会大打折扣。国外的专家都是非常严谨的,这样做会被人家看不起。”周学鹰说。

凡被推荐列入《世界遗产名录》的,在原真性和完整性的前提下,须至少符合以下6大标准的一项:代表人类创造性天才的杰作;展示人类在一段时间里或在世界的一个文化区域内,对建筑或技术、不朽的艺术、城市规划或景观设计的价值观发生了重大的变化;对现存或已经消失的人类文明或文化传统构成典型的见证;构成可以展示人类历史重要阶段的某一类型结构的最富有特色的例证,如建筑、建筑群或景观;构成可以代表某一文化或多种文化的传统人类住区或规划的典型例证,而这类结构在不可逆转的社会文化、经济变动影响下已变得脆弱;与有着突出普遍意义的事件或生活传统、观念、信仰、艺术或文学作品有直接的或确实的关联。

不过,邹律姿认为:“这些名楼都是各个地域文化的结晶,是各个城市的文化地标。历史上没有哪座楼可以上千年一直保留至今而不毁坏的,所有的楼阁都是屡建屡毁,屡毁屡建的,每建一次都是历史文化的提升。”

10日下午,记者联系上了该委员会的会长邹律姿,他说这个委员会成立得比较晚,于2004年才成立,挂在中国文物学会下,由民政部批准才成立的。目前成员单位确实才11个,不过未来希望全国的名楼都能够加盟进来。至于网友们的质疑,邹律姿说“下个月大家碰头开会,其实就是联合达成共识,前期的工作很多,不是马上就要实现的。至于能否得到大家的一致赞同,还得看是否得到各个地方专家的认可,是否能够得到地方的支持,能不能把文化资料收集整理研究做到位。”

“胡扯”“炒作”“自娱自乐”……南京阅江楼等全国十大名楼将共同“申遗”的消息经现代快报报道后,立刻引起网友们的关注。有网友说:“这个事情是捣糨糊,阅江楼才建了几年啊,就想进世遗?”而国内的古建专家、文化遗产专家们也纷纷摇头,一位专家直言,这种行为太轻佻,简直是开国际玩笑;有的专家认为,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的项目首先要符合国际游戏规则,前提是申报项目具有世界性意义和价值,至少是各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但阅江楼连文保单位都不是,拿什么去申遗?阅江楼、黄鹤楼等十大名楼要去申遗,明知冲不进世界文化遗产名录,还非要去做,这都是“利益”在作怪。

周学鹰说,像阅江楼这样的建筑,或许总体尚可,然而,从选址角度看,不太符合传统风水学的一般要求。我们古人造楼或塔等较高的建筑,往往要建在离山顶还有一定距离的地方,那样楼或塔就不会完全抢了山的风光,也就是楼是楼、山是山,互相凝望、互相提携,相得益彰。现在的阅江楼直接建在了山顶,事情有些做满、做绝了。从楼(或塔)本身来看,阅江楼虽然华丽、变化丰富,但缺乏了古代楼(塔)的干净、简洁。我国古代的楼(塔)平面往往都是简单的几何形体(或方、或长方、或六角、八角、或圆等),尤其是往高处的塔更是如此,这是由于它们采用的材料(砖、木、石)决定的,不可能在高处悬挑太多,变化多端,因为砌体结构不是整体结构,传统材料决定其结构是一块一块垒砌而成,即便有木榫卯,也是以破坏自身木构的强度为代价,也无法粘结为整体结构,做做小家具、高度低的建筑可以,造高塔就必须形体纯净了,如著名的应县木塔、料敌塔等概莫能外,无法如同钢筋混凝土、钢结构的空间结构那样浑然一体而到处悬挑。再看现在建起来的楼,过于花哨,不是土(砖、石)木结构,而是现代钢筋混凝土的古式(风)建筑。

相比中国的申遗热,国外的申遗热情正在降温。据介绍,自1976年世界遗产协会建立《世界遗产目录》至2008年,一共有145个国家的878个项目入围。但从2000年开始,这股申遗热开始退烧。美国从1995年就不再积极申报,而是将遗产保护重点转移到国内遗产名录上。

其实,对于申遗究竟是怎么回事,一些楼也还“摸不着头脑”,滕王阁管理处办公室的一位负责人坦言,申遗需要做什么,怎么申遗,必须具备什么,都不是很清楚。

另外一位专家指出,申遗的背后是一条利益链,对于地方政府而言,借世界遗产之名来赢得政绩。对于专家而言,如果能够拿来做申报文本,那也是一笔可观的费用,同时,还有研究、挖掘文化内涵的研究费用。对于景区而言,申遗是摇钱树,一旦成功了门票价格也就上去了。从以往来看,申遗成功意味着涨价的开始,包括张家界、西递宏村、承德避暑山庄、九寨沟、黄山、武当山在内的许多景点门票价格,都是在其成为世界遗产后大幅提高的。张家界景区更从最初的几十元涨到了现在的245元。九寨沟更是多次涨价,2002年门票从108元涨至145元,2009年再次将门票价格提高到220元。

“十大名楼中,只有一部分名楼勉强符合这6大标准中的一个,其他名楼如阅江楼,根本就是个假古董,一条也不符合,这样打包申遗简直是自娱自乐。”中国建筑设计研究院历史研究所一位负责人说,要申遗,就得遵守国际规则,不能自说自话。

然而,十大名楼中,大多数都是最近几十年才重建的,人们今天见到的黄鹤楼,是上世纪80年代以清同治楼为蓝本重建的,其建筑价值已大打折扣;滕王阁是1985年依照梁思成所绘的《重建滕王阁计划草图》重建而成;南京的阅江楼则是到2001年才建成开放。并且不少名楼已是钢筋混凝土建筑,早已失去了原真性。

拥有28项世界遗产的英国,在2008年就宣布不再申遗,因为发现每年世遗景点所带来的收入,远不及维护成本。英国还通过低票价和减少申报数量吸引更多人关注世界遗产。1997年被列入世遗名录的格林尼治皇家天文台更是免费向公众开放。

古建、文物专家们认为,全国十大文化名楼申遗有致命伤,那就是不符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对申遗项目规定的前提条件:原真性。原真性包括了刚建成时的原状,也包括现存事物状况,还包括各个时期的痕迹。